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民法典日日谈 07|重磅:《民法典》明确禁止高
发布时间:2020-07-07 23:07

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民法典全文1260条中,新增、修订的条款,引发人们讨论的热潮,其中包括民法典第六百八十条,首次明确禁止高利放贷,对高利放贷行为从基本法的高度进行规制。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民间借贷凭借其手续简便、操作灵活的特点成为企业缓解融资、个人资金周转的优先选择,其对激活民间资金、促进民间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与此同时,由于高额利息的诱惑,“校园贷”、“套路贷”等违法放贷方式层出不穷。“借10万元钱,借款人到手只有9万元,而还款的时候要还13万元”,这种血盆大口、重利盘剥的借贷行为,被人们称为“九出十三归”。借款人无力偿还高额利息,导致倾家荡产,甚至失去生命的事情屡见不鲜。

1、高利贷会滋生黑恶势力,诱发其他犯罪行为。由于高利贷不受法律保护,为了能收回资金,放贷人往往会采取暴力手段催收债务,高利贷也成为刑事犯罪的一大推手 ,2016年山东聊城“辱母案”,正是因暴力催收导致惨剧发生。“我们误入高利贷陷阱,害了自己,也伤了别人。”这是受辱母亲苏银霞为儿子于欢写的陈情书中的一句话,道出了高利贷肮脏而晦暗的本质。

2、高利放贷违反了国家的金融监管制度,损害了国家的金融市场秩序,也扰乱了国家金融市场的准入、竞争和交易的秩序。高利贷过高的利息会使企业或个人负担过重导致家庭和企业受到影响,导致资金周转更加困难,从而破坏社会生产力和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

3、高利放贷行为危害社会安定。由于高额的利息给债务人带来沉重负担,因为高利贷自杀或家破人亡的事情时常发生,这样的借贷行为给社会的和谐稳定带来了极大的隐患。

为消除高额利息带来的消极社会影响,最高人民法院多次颁布司法解释,规制高额利息,规范金融市场秩序。

1988年4月2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2条的规定:“公民之间的生产经营性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生活性借贷利率。如因利率发生纠纷,应本着保护合法借贷关系,考虑当地实际情况,有利于生产和稳定经济秩序的原则处理”。该规定,区分了公民之间生产经营性与生活性借贷利率,但并未明确规定利率标准。

1991年8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6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

2015年9月1日,最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确立“两线三区”规则:

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从以上的司法解释,不难看出,无论是199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6条规定,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亦或是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均仅是对借款利率超出法定上限部分利率作出否定性规制,并未明确禁止高利放贷。

2019年7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意见》将打击目标锁定社会危害性最为突出的非法高利放贷,明确在定罪量刑时以单次实际年利率超过36%的非法放贷为基准,并且从非法放贷数额、违法所得数额、非法放贷数量以及所造成的危害后果等几个方面,规定了“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的具体标准,该意见从刑事司法领域严厉打击非法放贷行为。

实践中高利贷的表现形式五花八门,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很多借款人陷入高利贷的泥潭,却浑然不知。其表现形式,常见的有以下几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了借款利率的最高上限,年利率超过36%部分,不受法律保护。

通过利滚利的方式,提高借款利率,是一种常见的高利贷表现形式,但并非所有计算复利的行为都属于高利放贷。对于计算复利的方式及合法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作出了明确解释,第二十八规定:“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24%,当事人主张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按前款计算,借款人在借款期间届满后应当支付的本息之和,不能超过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支付超过部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出借人通过借款时预先扣除利息的方式,变相地提高利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载明的借款金额,一般认定为本金。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为本金。”,此次《民法典》第六百七十条亦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进一步否定了“砍头息”的合法性。

《民法典》第六百八十条规定:禁止高利放贷,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的,视为没有利息。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约定不明确,当事人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确定利息;自然人之间借款的,视为没有利息。

民法典明确规定禁止高利放贷,从民事基本法的层面表明了高利放贷的违法性。该款属于原则性、概括性规定,虽然对利率和“高利贷”的计算方法未做出具体的规定,仅提出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但这也为区分“金融机构贷款”与“民间借贷”具体利率的规定,以及后续修改相关司法解释留下空间。

《民法典》第六百八十条第三款规定:“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约定不明确,当事人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确定利息;自然人之间借款的,视为没有利息。”,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相比,民法典增加了以达成补充协议的方式明确利息,充分体现了民法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民法典是一部体现对生命健康、财产安全、交易便利、生活幸福、人格尊严等各方面权利平等保护的民法典”。民法典禁止高利放贷,严厉整治高利贷乱象,必将促进人民生活幸福,增进人民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