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天下霸唱不能用‘鬼吹灯’”:法律约束的不
发布时间:2020-05-17 10:23

刚刚收官的网剧《龙岭迷窟》创下了《鬼吹灯》系列影视剧的最高口碑,而关于“天下霸唱”的两起官司,也成为近期热点。

这两起官司分别是,“天下霸唱《摸金校尉》被诉侵犯《鬼吹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案”及“天下霸唱《鬼吹灯之牧野诡事》未经许可擅自使用‘鬼吹灯’标识案”。

两起案件通俗地讲,即“天下霸唱以后要再写关于《鬼吹灯》的故事,不能用‘鬼吹灯’这三个字了。”原因是,“鬼吹灯”这三个字的所有权在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隶属于上海盛大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原创文学品牌“起点中文网”。如果天下霸唱想要用“鬼吹灯”再创作,需要向玄霆公司取得授权后才可进行。

“天下霸唱不能用‘鬼吹灯’”,看起来难以让人理解,不过相关结果都是法律合同约定的,契约精神应当被尊重,当然,契约约束的不仅是是作者,也约束平台,版权各方皆应有契约精神。

签了合约的作者,要尊重法律。关于天下霸唱为何不拥有《鬼吹灯》的版权,相关法律文书显示:2006年4月,玄霆公司与张牧野(笔名天下霸唱)就小说《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签署协议书,张牧野将该小说著作权中的财产权独家授予玄霆公司。”签约合同中就特别约定,“在该协议有效期内及协议履行完毕后,张牧野不得使用其本名、笔名或其中任何一个以与本作品名相同或相似的创作作品或作为作品中主要章节的标题。”玄霆公司就《鬼吹灯I》向张牧野支付稿酬及著作权转让费各10万元,就《鬼吹灯Ⅱ》向张牧野支付著作权转让费150万元。玄霆公司还向张牧野支付了影视作品改编的分成费56万元。

天下霸唱同平台的合约是现实存在的,至于合约签订的细节,有许多传说,有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合约在酒局签订,怀疑天下霸唱是被欺骗或者合约明显不公平。根据资料显示,被指打包全系列版权的10万元,其实只是打包了第一部(即1-4),买断第二部(5-8)时,起点又花了150万且另付了影视改编的56万分成。以及,若作品签署影视改编权协议,报酬还要再分40%给霸唱。如果第一次签约天下霸唱感觉不公平,应该没有第二部的签约。既然合同有效,作者根据法律规定执行合同就没有什么破绽。

作为版权方的平台,也应有契约精神,并且尊重法律。而版权方要有的契约精神,涉及两个方面。

其一,平台拥有《鬼吹灯》权利,不代表其拥有“胡八一”、“王胖子”等标识。相关法律文书公开后,外界比较疑惑的是,天下霸唱不能使用“鬼吹灯”,是否意味着以后不能在其他作品中写“胡八一”、“王胖子”的故事了?“天下霸唱《摸金校尉》被诉侵犯《鬼吹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案”的案件中,玄霆公司认为,天下霸唱在《摸金校尉》这本书中大量使用了《鬼吹灯》作品人物名称、人物形象、人物关系、盗墓方法、盗墓需遵循的禁忌规矩等独创性表达要素,侵犯了其著作权。

法院审理认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客体是针对用于商品名称使用的标识,只有这样的标识通过使用后,才能发挥识别作用,具备区分商品来源的功能,从而具有保护的意义。《鬼吹灯》系列小说的对外发行、宣传均是将“鬼吹灯”作为系列小说的名称使用。玄霆公司所主张小说中的人物名称、道具名称、怪物名称等并非权利小说的商品名称,不符合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构成要件,不能作为知名商品特有名称予以保护。

也就是说,天下霸唱以后依然可以用“胡八一”为主角名字继续写探险小说,但书名不能是《鬼吹灯》。玄霆公司也可以找其他人来继续写正版的《鬼吹灯》。

其二,作者与签约平台的关系是不是属于劳动法的范畴?在目前多个平台与作者签订的新合约里,作者是平台的委托创作者,而委托创作的费用从广告分成等收入里分,还有一点,合约明确双方合作不属于劳动法范畴!委托创作是否属于劳动法管的范畴,不应该是一纸合约来确定的,而应该由劳动法等法律说了算,一个合约明确说不属于某法律范畴,这样的合约的合法性,应该有法律来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