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律师笔记:一个律师,这样度过他的周末
发布时间:2020-04-05 14:08

昨天亲戚的亲戚把我介绍给老甄,他今天早上拿着判决书和一些材料找上门来。既然来了就在家里办公,望闻问切一番,觉得还是有几分希望,同意他上诉的想法,只不过明天是上诉期的最后一天,今日最好完成上诉,尽快寄出去或现场递交。

我在家里的电脑上敲打键盘完成诉状的撰写,家里没有打印机,便上传到U盘,方便到街上找店家打印好让老甄带走,免得他来回跑不方便。

在小镇的文印店里打印好三份诉状,然后交给站在一旁的老甄,叮嘱他明天一定要送到法院去。老甄连声道谢,把诉状放进黑色的塑料袋里,骑上电瓶车缓缓离我远去。

我知道我今天又做了一笔亏本的买卖“——释明了一些法律问题,又给老甄代写了一份上诉状,这些都是无偿的。

当时老甄说身上没带钱,我说不用了。我动了恻隐之心,本没打算有偿,因为之前谈话过程中他提起他老婆得了癌症,每周都要上医院做透析。

我每年都会办理几件这样的事情。有人说,不要太相信别人,他们是故意在装可怜。你这样做,不见得那些得到好处的人会记得你的好。你劳动了就该有报酬。

世上的好坏是非没有那么泾谓分明,我一双肉眼无法看穿。我只能遵从自己内心的呼唤,相信自己,它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平时都是她自己很早,6、7点光景骑着电动车去上班,只是到了周末我休息的时候才能享受我的专车接送。我觉得妻太辛苦了,每天起早摸黑地风里来雨里去。每天晚上睡觉躺下去一会儿就能听到她的呼噜声,那样的睡姿能保持一个晚上不变。

有很多人不理解,我都做律师了,一年少说能赚几十万,作为妻子的她为什么还要那么拼命?其实那都是他们的想象,律师没有那么富裕,他们只是听到了个别律师的故事或者律师的传说。有的小律师终年也只能是养家糊口,并无耀眼的光环。

律师也是普通人,只是做着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工作而已,殚精竭虑而且收益常常不稳定。妻跟我相处这么久,在了解我们律师工作的过程中,也逐渐认同了这个看法。所以她觉得还是要去工作,一方面保护好大后方,另一方面她有着好强的思想,“我不靠谁,自己能养活自己”。

她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妇女,做着很普通的工作,并不因此失去做律师的丈夫和别人的尊重,她赢得了一个人、尤其是作为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尊严。我甘愿做她的专职司机,象贵妇人一样迎来送往。

送妻上班回来,我为丫头买了早餐。丫头还在蒙头睡觉,我没敢惊动她。她也很累,周一到周五上网课,周五周六晚上又要学习直播辅导课。她啥时候起床都没关系,亲爱的小公主,我随时遵命伺候。

在没有其他事务干扰的情况下,有时候会到办公室,有时候便在家里的电脑上处理一些工作上的要紧事,之后是学习、看书和写点什么,再有时间去拜访一下几个知交;也会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打电话或发微信来咨询法律问题,这不是周末的意外,是经常发生的“问候”,我已经习以为常。

学习是为了工作需要,一技在身吃穿不慌。今年上班以来学的都是网课,名家名师开云拨雾。但要真正成为自己的东西,还得靠实践。学得多不如学得精,时间精力有限,你没办法面面俱到。刨许多坑不如深掘一口井。

这周我没有报网课,而是把大量的时间用在了工作上,撰写一个劳动用工方面的评估报告。累了拿起旁边的书看看,休息一下。

我翻看与法律相关的非专业书籍如《法的门前》,也阅读文学作品如《人生海海》,后者更容易让我沉醉。你用法律枯燥的条文去说服一个人,远不如用文学艺术的形象去感化一个人来得容易,前者更像一种威权的强迫,后者是潜移默化地感动。被动与主动,哪一个是心悦诚服的接受,无疑是显而易见的。

这个周末没有时间像往常那样去拜访朋友,但是有朋友来拜访我,其实是他通过微信的方式来法律咨询,一来一往互动一个小时左右。我们讨论案情,推测风险,计划预案。

我多次向他提及增强证据意识对维护自己的利益乃至保障人生的安全平稳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如果不得已走到诉讼这一步,诉讼其实就是举证的过程,你的事情再有理,如果无法用证据证明,你只能吃亏,正义无法得到伸张,只能败诉。

这个所谓的爱好,历史悠久,曾经承载了我一整个青年时代的梦想,但是我没有执着经营,没有用勤奋去灌溉培养,见不到开花和结果。现在在微信、百度和微博上的声音就象一个中年大叔的呓语,只能说是一种不甘就此束手而苦苦挣扎的迹象,表示我曾经有过的热情尚未退去。

午饭时间到了,淘米煮饭洗菜,我做得得心应手。我并不认为这是女人的责任和义务,即便男人不擅长,走到厨房也是爱家庭爱自己的女人的表现。我要感谢母亲,这是她从小教我学会的手艺,一直以来我在厨房里都做的不错。

如果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一般不会去开火烧锅,随便拿个面包应付一下。丫头在家就不同了,必须下厨,而且还得做好一点。

我在门口的鱼摊上买了一个鲫鱼,系上围裙开始做饭烧菜。午饭的菜除了鱼还有莴苣、瘦肉和山笋。四个菜两个人吃,已经够富余了,关键是味道还要做得好,那就很不错了;如果一家三口坐在一起,那就非常的圆满了。

当夜晚降临,我把妻从厂里接回来,丫头接过她母亲手上的饭盒,厨房里飘满了香气,我觉得没有比这更圆满更美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