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假如刘振华知道刑法的这条规定,还会对空姐痛
发布时间:2020-07-04 01:37

以前,还在读本科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学校准备举办大型文艺活动,因此连续排练了很多天,排练的时间多集中在没有课的晚上。有的女生不住校,排练结束后已经三更半夜,打的回家。

我负责送她们去学校门口打车,我们想尽量选择女司机开的车,然而午夜时分,上路的女司机寥寥无几。为了不浪费更多的时间,只能等到一辆就立刻上车。

那个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身边很少有人用。每每出租车靠边停车以后,我都会特意转到车尾记下车牌号,车子绝尘而去之后,我把记下的车牌号用短信息的方式发给乘车的女生。

我告诉她们,如果万一司机见色起意并且意图不轨,那你把手机信息拿出来给他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他人生在世要懂得权衡利弊,为了满足一时的欲望,失去名誉和自由不值得,而且一旦犯下这种罪行必将殃及家人,到时候父母无颜见人,子女亦受侮辱,当不了兵、入不了党、考不了公务员。

万一他对此置若罔闻依旧一意孤行,而你又实在没有能力和机会逃脱,事后他心生歹意,打算杀人灭口,这个时候你还得“信誓旦旦”的和他讲,发生这种事你羞于启齿,绝对不会报警,只是这种话基本不会有人信。

但这并不重要,你可以继续跟他讲道理,这种情况下杀人也起不到“灭口”的作用,因为车牌号已经被记下,而如果不杀人,根据刑法规定只会被判处三到十年有期徒刑。

一旦出了人命,警方势必会全力追查,而不出人命的话,不要说自己不会报警,即使报警,警方抓到人以后也只是三到十年有期徒刑,不至于去吃枪子。

忍辱负重的说这么多,就是为了在受尽屈辱以后,寻求一条生路,毕竟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人只有活着才有无数种可能。

我对她们说到了这一步,依旧无法说服歹徒放下屠刀的话,那我就只能祈祷警方凭借着车牌号这个线索早日破案,抓到凶手,为你们报仇雪恨了。

说这些看起来,像是打趣,着实有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节奏,因为在那种灾难中,期待受害者保持如此理性如此冷静,几乎不可能。

但如果歹徒知道,在我国刑法中,对于普通情节的性侵犯罪,法定刑是三到十年。而如果事后杀人,这就不再是一个罪,而是分别构成了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理所当然的会被判处死刑。知道了这些歹徒在性侵以后,有更大的几率不会选择杀人。

在河南郑州空姐遇害案中,凶手刘振华明知作为滴滴平台的司机,在平台上已经留下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如果犯罪很快就会被发现,无所遁形,但他依然伸出了魔掌。

他在性侵空姐以后,残忍了杀害了空姐,之后跳河而死。关于他跳河的动机,他已经死了,所以无从得知。可能是因为希望借以逃生,意外溺亡。也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身负命案,难逃一死,畏罪自杀。我个人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

这意味着,他是知道“杀人者死”的,而当初倘若他知道不杀人就不会死,他还会不会痛下杀手呢。我认为,从大概率上来讲并不会,除非是因为遭遇了激烈的反抗,仓皇失措。

人们普遍认为,刑法的这条规定太轻了,让那些恶徒以并不沉重的代价进行犯罪。但我们要知道,如果规定但凡犯此罪者一律处死,诚然可能会使罪犯的人数变少,但必将把受害者推向更加危险的境地。其实,我个人是比较赞成韩国推行的“化学阉割”这种刑罚。

当一个女孩遭遇这种磨难时,如果希望她们去告诉凶徒如果不杀人就不会死,显得太不近人情。然而这种罪恶却并不罕见,并且看似呈高发态势,所以如果不幸遭遇,不管说什么或者做什么,最重要的目标都是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