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明州案”电话听证、状告大V案开庭,刘强东的
发布时间:2020-06-06 09:45

近日,沉寂多时的刘强东涉性侵案有了最新进展。美国时间12月13日下午,刘静尧起诉刘强东性侵的民事诉讼在明尼苏达法院举行电话听证会,再次引发高度关注。

明州案的热度一直很高,但从去年事发直到现在,吃瓜群众也没能等到大结局,对此网友忍不住吐槽案情进展着实有些缓慢。其实早在今年9月11日,此案就举行了第一次听证会。当时,刘强东一方以女方没有妥当地将诉讼材料送到自己手中,导致其无法得知必要信息无法应对诉讼为由,认为原告应该按照海牙公约的程序要求进行送达。于是,案件拖延了三个月。

对于此次电话听证会的内容,法院和涉事双方都没有透露任何信息,倒是《纽约时报》当天刊发了对案件女主角Liu Jingyao的长篇专访,披露了她的近况。

《纽约时报》在报道中称,自去年事发以来,Liu Jingyao的身体和心灵都遭受严重创伤,“她的故事并不是一个典型的#MeToo#故事。当她的名字在中国互联网上传开后,Liu Jingyao被许多人称为荡妇、妓女、骗子、拜金女和其他种种。西方人可能很难理解她在网上受到的羞辱规模有多大、程度有多强。”

在相当于中国版Twitter的微博上,她的案子是过去两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这女的贱,”一个评论者说。“女的显得好恶心,”另一个人评论说。“价格没谈好而已,”第三个人补充。“一切都是女的设计好的吧。”还有人表示,刘强东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写道,“看那女人的块头,我绝对相信刘强东被强奸了。”

现在的Liu Jingyao很少离开公寓,大部分时间在做饭、画画、弹琴、看日本肥皂剧,以及纠结是否要查看一下中国的社交媒体。每晚睡前,她都要仔细检查门锁。“她的床头放着一罐胡椒喷雾和一把电击枪,这是在那天晚上之后买的。”

Liu Jingyao说,她经常做同一个噩梦:一个男人把她推倒并坐在她身上。她的心理医生告诉她,这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常见症状。

Liu Jingyao告诉记者,事实证明自己还是比一开始想像得更坚强。她患上了创后应激障碍,有时有自杀倾向,但她仍决心继续诉讼,她说不会接受和解,因为她永远不会同意签保密协议。她还说如果胜诉,会把所有钱捐给一直支持她的中国女权主义者——只留1000美元给自己。

按照此前法院发布的信息,此次电话听证会过后,明年1月7日和28日,刘强东案还将举行两场听证会,案件审理进度或将提速。

除了明州案的最新进展,刘强东状告微博大V赵盛烨侮辱诽谤索赔300万元的官司也将于12月20日开庭。今年6月,刘强东将赵盛烨诉至北京市互联网法院,指控其在微博、今日头条发帖中对自己使用“强奸”“性侵”,以及“下三滥”“强奸犯”等具有强烈侮辱性的言论,涉嫌侮辱与诽谤,索赔300万元并要求赵公开道歉。

紧接着今年7月,刘强东“再接再厉”,又一纸诉状将微博认证为“头条文章作者、微博签约自媒体”的网友“马库斯说”告上北京互联网法院,指控马库斯说在微博上发文内容对刘强东及妻子章泽天进行侮辱、诽谤,索赔金额也是300万元。

还有十几天,2019年就要过去了,刘强东的新年怕是要在各种官司中度过了。“明州一夜”引发连串官司,不仅自己人设坍塌声誉无存,还将身后企业拖入泥潭,原本光鲜美满的婚姻也岌岌可危,不知道一年多过去,刘强东对此有过怎样的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