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甜蜜素”变黑天鹅再袭酒鬼酒 多起官司或是举
发布时间:2020-06-01 21:25

财联社(长沙,记者李拥军)讯,黑天鹅再度来袭,酒鬼酒遭遇代理商举报,称代理的“54°500ml老酒鬼酒”检出添加了“甜蜜素”。

举报者则称对酒鬼极具感情,是不得已才走到举报这一步,或将继续向湖南省或国家市场监管部门举报。

财联社记者发现,举报者和酒鬼酒对垒在三桩官司中对垒,涉及著作权和买卖纠纷多个方面。关系错综复杂,利益爱恨纠缠的三起官司,或许才是引发举报的关键因素。

2012年遭遇塑化剂危机后业绩冰冻,近几年营收和利润才开始缓慢爬坡的酒鬼酒,又将如何应对?举报事件是否会传导到白酒行业?

“54°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以下简称来今雨轩)法人代表石磊,12月18日来到湘西州12315中心实名举报,称他代理的该款酒鬼酒被检出添加了“甜蜜素”。

12月20日晚间,石磊对财联社记者称,湘西州12315中心负责人已接收相关举报材料,并出具了收条。

财联社记者就此向酒鬼酒求证,不过董秘李文生未接电话亦未回复短信。20日晚间,李文生微信回复该报记者称州市场监管部门并未受理该检举。

20日晚间,石磊则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自己将根据酒鬼酒所在地湘西州市场监管部门的进展,来决定是否继续向湖南省和国家市场监管部门进行举报。

举报发端于17日,有媒体接到石磊实名举报称,其仓库里封存的5万瓶酒鬼酒,被检出添加了“甜蜜素”。石磊同时出具了3份国内有检测资质机构对54°500ml老酒鬼酒的检测结果。

石磊是酒鬼酒供销公司“54°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来今雨轩的法人代表。2012年他名下的来今雨轩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由来今雨轩公司代理销售54°500ml老酒鬼酒,并支付了3000万元酒款。

石磊表示,这批酒除去近3万瓶被酒鬼酒公司回收之外,有4万多瓶已经被销售出去流向了市场。余下的5万瓶酒则被石磊存放在仓库。

2017年,来今雨轩曾以质量问题起诉酒鬼酒全资子公司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要求酒鬼酒召回问题产品,并赔偿相关损失。

今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了来今雨轩有关预期利益损失等赔偿要求,但许可召回退货处理。

12月13日,石磊接到湘西中院来电通知称酒鬼酒公司申请执行,要求来今雨轩公司退还仓库内的5万余瓶酒。中院执行局致电石磊同时,酒鬼酒公司派员工守到石磊公司封存酒的仓库大门外。

同日,石磊公司的代理律师到湘西中院提交了《关于酒鬼酒供销有限公司无权申请执行的法律意见书》后,强制执行暂缓。

此举引发了石磊的举报。20日晚间,石磊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酒鬼酒方面作为被告,根本无权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来自己仓库拿走酒的目的是“为了不留证据”。

石磊自称和酒鬼酒很有渊源,对酒鬼也有很深的感情,走到举报这一步,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说自己跟酒鬼酒有三起诉讼。

天眼查数据显示,石磊拥有湖南石磊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石磊文化)99.33%的股份,担任执行董事。

湖南石磊文化又分持有湖南金泉包装印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泉包装)和来今雨轩两家公司各90%的股权,持有湖南十二生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十二生肖)11.25%的股权,石磊同时直接持有十二生肖78.75%的股权。

湖南石磊文化、吉首石磊文化、金泉包装、来今雨轩和十二生肖这些石磊持有的公司,都跟酒鬼酒有着各种合作关系。不过,石磊的几家公司,最近几年,和酒鬼酒也打了几场官司。

事实上,和酒鬼酒相熟的某白酒行业人士对石磊的举报举动也甚为不解。该人士称石磊是美术大师黄永玉的外甥。众所周知,包括麻袋瓶和“不可不醉不可太醉”的酒鬼酒特色包装设计都来自黄永玉。

不过石磊对财联社记者表示,自己只是黄永玉的学生。早在2007年6月21日,石磊掌控的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吉首石磊文化),即已通过黄永玉的授权,取得酒鬼酒2007年版包装设计的知识产权。

酒鬼酒在2007年6月28日与吉首石磊文化签订《转让合同》,获得2007年版包装设计的使用许可。

作为回报,该转让合同约定在此后订购新版酒鬼酒包装物时,不论采取何种确定供货商的方式,石磊方面均享有在同等供货条件下的优先权、知情权。酒鬼酒违反该条款时,石磊方面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赔偿。

因在酒鬼酒包装供应上发生争议,石磊方面后来以知情权和优先权受损为由在2016年起诉酒鬼酒,要求解除对酒鬼酒包装设计的授权许可。

官司一打三年,今年9月24日,湘西州中院判吉首石磊文化败诉,未支持其解除转让合同的请求。

石磊的另一家公司来今雨轩,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的买卖纠纷,则直接引爆了添加“甜蜜素”的“举报门”。

2012年,来今雨轩独家总代理酒鬼酒旗下的54°500ml“老酒鬼酒”,约定以3000万元取得12万瓶酒。

石磊说,2012年签约后,酒鬼酒方面在该年10月分开始供货,供货不到1个月塑化剂事件发生。“当时才供货1万多瓶,因为双方多年关系,我们没有选择退货。全部12万瓶是在2013年才全部供齐的”。

塑化剂重创了酒鬼酒,销售大幅回落。2016年中粮入主酒鬼酒,业绩慢慢开始复苏。石磊说,2016年有经销商反映,公司总代理的老酒鬼酒被检出“甜蜜素”。将样品送检确认含甜蜜素后,石磊说自己与酒鬼酒展开协商但未有结果。双方此后走向了法庭,石磊最后选择公开举报。

按照《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GB 2760—2007)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 2760—2014)规定,白酒中不得使用甜蜜素。

另外,《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中允许使用甜味剂的酒类仅限配制酒。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引用酒鬼酒某分厂负责人说法,指向当年酒鬼酒酬薪机制修改后,“往白酒里添加甜蜜素能提高酒的品质”,导致往酒里添加甜蜜素成为生产一线员工的“生财之道”。

这种状况从1997年酒鬼上市之后持续到2002年,酒鬼酒高层发现一线员工非法添加的事,被及时叫停,同年有部分员工还因此被辞退。

酒鬼酒今天发出声明,表示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并称如有员工私自添加行为,欢迎外界提供线索向公安机关举报。酒鬼酒并指经销商举报行为意欲谋求不当利益。

中国酒业协会秘书长宋书玉21日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甜蜜素不可以添加在白酒。鉴于当年酒鬼酒塑化剂事件引爆白酒行业地震,此番甜蜜素会导致何种后果令业界倍加关注。不过宋书玉认为,此次举报相对行业来说,“个案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

但亦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白酒行业基酒一存多年的特点,如果真在1997年到2002年期间,生产系统就有此类添加甜蜜素行为,对酒鬼酒的影响未必简单。有评论表示,酒鬼酒再次出现危机,值得深思,“人不应该在同样的地方摔倒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