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熊律师说:严打“知产流氓”
发布时间:2020-05-19 09:10

2020年4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发布《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法发〔2020〕11号)。《意见》强调,要依法制止知识产权领域不诚信诉讼行为,加强体制机制建设,提高司法保护整体效能;加强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协调,形成知识产权保护整体合力;加强审判基础建设,为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提供更加有力支撑。

就最高法的这一表态,是司法机关将对“知产流氓”现象进行更严格规制的信号,恶意投诉者将被更加严厉打击、整治直至追究法律责任,司法机关将通过制裁恶意诉讼、规范知识产权诉讼秩序,以营造诚实守信的营商环境。

“知产流氓”,泛指靠恶意抢注知识产权,滥用知识产权展开侵权投诉,威胁知识产权相关商家破财消灾的人。

“知产流氓”,通常聚集在网上网下,打着“知识产权保护”旗号四处“碰瓷”的“知产流氓”活动猖獗,对市场主体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严重冲击和影响。

“知产流氓”背后,是钻法律法规空子,打着维权旗号,采用恶意抢注商标等手段混淆视听、敲诈勒索的丑恶行径。从被曝光的案例来看,他们是一个个有组织、成系统的团伙,有目的、有预谋地策划实施花样百出的“知产碰瓷”案件,“李鬼”投诉“李逵”的戏码持续上演。

由于违法成本低、维权过程难等原因,一些企业主为了不影响生产经营,不得不选择破财免灾、息事宁人,只有少部分人拿起法律武器捍卫合法权益。而这进一步助长了“知产流氓”的嚣张气焰。

“知产流氓”受到司法打击,才能维护良性的司法秩序。我们以网络搜集案例为例,也可以看出“知产流氓”们的主要方式,如下:

冒充新百伦品牌代理人,通过恶意投诉商家来收取所谓的“知识产权赔偿金”——一个“知产流氓”团伙被浙江台州温岭公安机关抓获,主犯因犯诈骗罪一审获刑10年,其不服提出上诉。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田波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这些“知产流氓”的牟利手段是假冒拥有正品商家的授权,以投诉为名敲其他销售同品牌商品卖家的“竹杠”,收取“保护费”。

对这类网络黑灰产的打击正在趋严,此前,阿里巴巴集团以及多个品牌都对“知产流氓”提起民事诉讼,个别案件中还获得了大额赔偿。2017年5月,一对“知产流氓”兄弟被广东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成为国内首例“知产流氓”刑事案件,意味着打击力度陡然升级。如今,田波被以诈骗罪定刑,打击力度再次加大——相对于敲诈勒索罪,动辄刑期10年起的诈骗罪为重罪。

21世纪经济报道得到的判决书显示,2016年,出生于1989年的田波利用伪造的资料,冒充知名运动品牌新百伦的打假维权员工,对卖“N”字形鞋子和其他商品的淘宝卖家进行恶意投诉,索要几千至上万元不等的“知识产权赔偿金和商标使用费”。一些不堪其扰的商家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与田某私了,花费从几百元至上千元不等。

很快,田波的行为被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发现。2017年4月,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协助浙江台州温岭公安机关将冒用新百伦公司资质投诉并敲诈卖家的犯罪嫌疑人田波和他的同伙抓获归案。经审理查明,诈骗金额70万元。

2018年10月,温岭市人民法院对田波作出一审判决,以诈骗罪判处田波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5万元。

田波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近日,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认为其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实施诈骗,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一审量刑适当,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梁某军、梁某民是一对亲兄弟,2016年5月至7月间,两人利用假冒厂家注册域名,在网上建立“官网”,并以淘宝商家盗用其“官网”图片为由发起知识产权投诉,要求商家删除相关商品的信息链接。淘宝卖家被敲诈了1000元至30000元不等的“授权费”。

2017年5月2日,广东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一审宣判,认为两名被告人利用互联网公共平台多次实施敲诈勒索,法院认定了其中7起案件,敲诈勒索金额累计4.9万余元。最终,法院以敲诈勒索罪一审判处梁某民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梁某军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5千元。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我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是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重要力量,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

最高法院《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法发〔2020〕11号)之13点明确提出:依法制止不诚信诉讼行为。妥善审理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依法支持包括律师费等合理支出在内的损害赔偿请求。强化知识产权管辖纠纷的规则指引,规制人为制造管辖连接点、滥用管辖权异议等恶意拖延诉讼的行为。研究将违反法院令状、伪造证据、恶意诉讼等不诚信的诉讼行为人纳入全国征信系统。

所以,面对背后组织专业化、操作产业链化的“知产流氓”,被侵犯者个人站出来与这种无良行为、不法行径做斗争,难免形单影只,行政、司法等部门也将主动出击,在知识产权领域来一场深入的“扫黑除恶”,让“知产流氓”在制度和监管的高光下无处遁形。